我已授权

注册

基础理论与实践是现货市场创新发展的源动力

2018-10-08 09:16:40 和讯网  杨凡天

  按: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化进程中,我国在有关批发商品市场向所谓现货商品市场的转化方面,一直以来就极其匮乏基于商品现货市场自身理论的系统建设。这其中,无论是在业界、还是在政策方面,现货市场被自觉或不自觉地视为“类期货”、“类证券”和“类金融”等“交易场所”的本身,其实就是现货市场自身理论建设的严重不足,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由此,也一方面不能用基础而扎实的理论,去指导现货市场的创新实践,另一方面也没有可掌握和拿起的、有力的理论武器,去捍卫现货市场、企业及其行业、产业建设发展的社会地位、政策地位及市场地位和利益。

  面对中国商品现货市场“蓬勃发展”的现实;面对中国商品现货市场屡涉“伪现货”或“准期货”的窘境,如何以更高的现实与发展眼界,去展望我国商品现货市场的发展格局,以及创造其发展的未来成就,已经成为业界理论与实践者不断探索的历史责任与努力方向。为此,笔者谨从“商品现货市场=产业领域+互联网+金融领域”、“商品现货市场=互联网+工业化”和“基础理论与实践是商品现货市场创新发展的源动力”等不同角度,来管窥我国商品现货市场所存在某些发展理论与现实实践的问题。

  一、商品现货市场=产业领域+互联网+金融领域

  在笔者看来,从某个方面讲,商品期货市场是基于金融资本、虚拟经济的需求,来服务于产业资本、实体经济的市场。而对于商品现货市场来讲,则是基于产业资本、实体经济的需求,来服务于金融资本、虚拟经济。笔者的这个观点,也许与当下的所谓这样或那样的市场——包括商品现货市场,要服务于产业资本、实体经济的论调“大相径庭”。但的确从某个方面,却诠释了在流动性过剩的国际市场及流动性过强的国内市场,商品现货市场所应当服务的对象,不仅包括产业资本、实体经济,也包括金融资本、虚拟经济。

  纵观当代世界货币史,至少自上世纪七十代美元与黄金的脱钩始,到八十年代日元的膨胀,再到九十年代欧元的诞生,再直到本世纪的全球性流动性过剩所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因之而“创新”的这样或那样的QE,都在说明有异于人类战争的所谓货币战争,正在不断地使全球的货币体系,从单一货币到一揽子货币,以及从基础货币向虚拟货币的不断扩张。其最为表象的展示,就是全球性的金融资本,已经很难找到“像样”的产业资本,进行长期而稳定的投资。换言之,就是能够为金融资本、虚拟经济,提供长期而稳定的投资利润保障的产业资本及其实体经济“资源”,变得越来越“稀缺”。

  有关上述看法,在发达经济体反映得尤为强烈。如通缩或负利率阴影持续挥之不去等;如这样或那样不得不依赖于这样或那样所谓风投、创投或战投、众投的“新兴产业”,从发达经济体蔓延到新兴经济体及整个全球经济。可问题是:谁能为这样的金融资本——尤其是其中的战投及众投,提供更为长期、稳定且安全的投资利润及其服务呢?因此,作为一个本应当基于产业资本、并以实体经济为本的商品现货市场,难道就不能成为金融资本投资于产业资本、或为虚拟经济获益于实体经济,提供系统服务的市场吗?!

  反之呢?如果没有一个为金融资本的投资,提供长期、稳定而安全的利润保障的商品现货市场,或这个所谓的商品现货市场所提供的投资品种、服务,充斥着落后的产能、畸形的“创新”和沦丧的信用等市场服务,那么,不来则已,来则“炒”你没商量;炒得市场天翻地覆,又怎么能责怪于金融资本不服务于产业资本,或虚拟经济不服务于实体经济呢!又怎么能责怪投机资本借助互联网+,来吞噬投资资本呢……

  由此笔者要说,由于商品现货、期货所基于其市场需求的不同,以及基于这些需求不同所产生的市场创新发展的理论及实践的基本点的不同,商品现货市场包括交易产品或服务产品在内的、市场产品及其产品架构的理论与实践基础和方向,也就完全不同——即使是二者之间的系统联系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由此笔者要说,商品现货市场要基于上述的某个或诸方面的市场需求,来做到商品现货市场=产业领域+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理论与实践,将集中体现在:产业是其市场的服务基础;互联网是其市场的服务工具;金融是其市场的服务对象,这“三要素”之中。并进一步从理论与实践上,充分体现在商品现货市场从交易产品到服务产品的市场产品的设计、开发、应用及架构之上。

  二、商品现货市场=互联网+工业化

  正是商品现货市场,要基于产业资本、实体经济的需求,来服务于金融资本、虚拟经济,所以,商品现货市场就需要通过其市场本身的种种功能创新、发挥,抑或具体到其市场规则与机制;交易产品、服务产品研发,以及其产品体系的架构等,来提高产业资本、实体经济所应当具有的投资利润创造及实现的“内功”,以“迎合”金融资本逐利的“本性”;来保障从战投、风投到创投、众投等不同的金融资本投资主体的“创利”需求。

  那么,商品现货市场将如何“迎合”金融资本投资需求,并同时也是基于产业资本所亟需的金融资本的融投资需求,来通过自身市场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创新发展,以即成就了产业资本、又成就了金融资本,同时也因此成就了商品现货市场自己呢?笔者窃以为,基于目前中国及全球“互联网+”和工业4.0的发展“浪潮”,将商品现货市场的创新发展,集中在互联网+工业化,是最为现实的注脚了。

  有人说,工业1.0=蒸汽机时代,工业2.0=电气化时代,工业3.0=信息化时代,工业4.0=人工智能时代。那么,笔者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大数据所服务的终极要求,就是满足各个产业或行业——甚至其各个企业的工业化生产的个性化的生产流通需求;就是各产业或行业及其各领域、各方面的按需生产流通及服务的终极体现呢?而对于商品现货市场来讲,其“终极”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创新发展的服务目标,是否就是包括了互联网+农业工业化、商业工业化及工业本身的再工业化在内的、多层次的中国工业化水平的升级提高呢?

  如在中国农业的工业化进程中,商品现货市场上述的终极、但却实际的服务目标,将体现在哪里呢?为此,笔者仅以行业经营体系具有一定纵深,其市场价格体系又较有一定层次的国内棉花行业及其市场为例,来非常简要地说明商品现货市场的投资、经营者,在农产品(000061,股吧)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架构中,不仅能够“肥”了自己,也成就了不仅推动了中国农产品市场化改革的发展进程,更推动了中国农业工业化进程的事业。

  在中国的棉花行业及其市场中,就现货棉来讲,除了受配额限制的进口棉之外(甚至可以包括其内),在国产棉中新疆棉约占国产棉的六成强,而新疆兵团棉又占新疆棉五成左右的业态下,从国内到国际棉花的价格体系来讲,除了棉花期货价格的美棉、郑棉之外(甚至可以包括其内),现货棉就包括自2014年开始的国家政策保障的目标价、实际收购价、销售价及库存价,以及市场业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却鲜为社会人知的“中间价”。如此具有层次分明、纵深的业态,且结构多样、丰富的市场结构及价格体系——这还不包括其由国家政策性银行所提供的、更值得各方“关注”、且更具保障的金融服务体系,本应当成为各棉花商品现货市场充分加以利用,来进行其市场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设计、开发、应用及架构的重要基础。可环顾国内目前所有的所谓棉花现货市场——甚至包括其期货市场,其相应的市场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有多少进行了针对性的、差异化的产品设计、开发、应用及架构呢?如此,连“肥”了自己都做不到的商品现货市场,还怎么谈利用市场功能,来为中国农产品市场化和农业工业化的进步做贡献呢?!

  而在中国工业的工业化升级中,商品现货市场上述的终极、但却实际的服务目标,又体现在哪里呢?在这里,笔者窃以当下中国风起云涌的钢铁行业的、所谓电子商务或电子交易的商品现货市场建设为例。基于所谓的这样或那样的“倒逼”,在过去的一个不太长的时间里,正在积极压缩产能的中国钢铁行业,却如“忽逢春雨”般“成立”了逾百家的电子商务或电子交易平台。多吗?照笔者说——多,也不多。因为,如果这些平台所设计、开发及应用,以及其所架构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产品体系,严重地同质化了,那么,就是多了——太多了!反之,则并不为多。

  试想,一个基于生产及贸易厂商投资所建立的交易平台或所谓的商品现货市场,竟然与第三方投资所建立的交易平台,在其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产品体系上高度同质化,其结果会是什么?再细分下去,一个基于商品生产厂家的交易平台,竟然与一个基于商品贸易商的交易平台,在其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产品体系上高度同质化,那么,其结果又会是什么样?而一个基于产业资本投资所建立的第三方交易平台,竟然与基于金融资本投资所建立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在其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产品体系上还是高度的同质化,那么,其结果还能怎么样?在此,笔者姑且不说这样的交易平台或所谓的商品现货市场及其企业,难以胜任商品现货市场为中国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工业化,从2.0向3.0、或3.0向4.0的升级做出贡献,就是一旦不幸如“资金链断裂”而成为并购者刀俎下的鱼肉,又会有什么样的估值呢?这样的商品现货市场及其企业,其员工再利用什么软件、工具和再忙得、累得跟“孙子”一样,可其整体到个人,又会获得多么高或多么大的商业及市场、社会价值呢?!

  因此,就如国内棉花、钢铁等种种商品现货市场,当这些市场没有看到从国际期货市场的美棉、郑棉等和国内现货市场的兵团棉、新疆棉及国产棉、进口棉等,以及上述棉花市场价格与国内棉花所形成的目标价、现货价和期货价等,所存在的巨大的市场时间差与空间差;没有看到一个行业的产业结构的多样化、且不断丰富性的价值生产流通需求,就是给你一个从PC到笔记本、再到手持设备的硬件;就是给你一个从T5、云9到微盘的软件,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不是从订立、转让到买涨、买跌地陷入“伪现货”或“准期货”的泥潭中不能自拔么?那么,立足于非标市场以追求标准化,并随着全球互联网+工业4.0所形成的价值个性化生产、交换——包括消费——的商品现货市场,还会创新发展出什么样的、基于互联网+工业化的交易产品与服务产品——更遑论其产品体系呢?!

  三、基础理论与实践是商品现货市场创新发展的源动力

  笔者已故的经济学老师蒋学模先生,虽然对他至今已发行1800万册,并在先生有生之年十四易其稿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不断悔改”,但他基于古典经济学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的理论,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而先生在经济学上曾辅导过的学生、当今中国政经界“学胆”吴敬链先生,亦强调宏观经济分析要依靠坚实的理论基础。那么,对于中国商品现货市场的创新发展来讲,如果没有坚实的基础理论及其实践,又怎么能够为这个市场,在“互联网+”的工业化、抑或是产业化和金融化的当今经济社会,创新出自身市场所亟需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并居此发展出其所应当架构的市场产品体系呢?

  其实,金融概念再怎么“高、富、帅”,互联网概念再怎么“高、大、上”,其经济及社会的基本原理或基础性“基因”,是不会得到根本性的改变的。比如金融的产业化要素;比如互联网的工业化要素;还比如从资本市场到商品市场——乃至其衍生品市场的投资、融资主体,对市场属性及其所谓创新、发展的决定作用等等。

  不能清晰地厘清众筹与众投、以及投资溢价与投资利润的理论联系及其内在实际,竟然使中国大多数的资本及商品市场及其市场工具、产品,形成了金融资本对金融资本及其领域的投资、融资的恶性循环,而不是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及其领域的投资、融资的良性循环;不能清楚地认清中国绝大多数企业,从吃财政到吃银行、再到吃股民,以及中国从资本市场到商品市场的、诸如股市和商品期货与现货市场,以及到当下的P2P与PPP等,一直以来的重融资、轻投资的痼疾的理论与实践的根源;不能利用经济学——甚至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及其基础理论,从理论与实践的诸多方面,通过市场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设计、开发、应用及架构中,来防范、化解上述所出现的系统性——甚至是非系统性风险的滋生、形成及恶化,如此等等都说明我们的诸多的所谓市场创新发展,不是基于基础的经济学理论,而仅仅是基于这样或那样的“主观能动性”的所谓“市场需求”。如此,其创新的畸形;其发展的兴也速、废也忽,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另外,就商品现货市场的服务者来讲,以笔者的某种观点来看,如果说,金融服务需求者或可认为是P;生产与贸易服务需求者或可认为是B;消费服务需求者或可认为是C,如此说来,马云从阿里巴巴、淘宝及支付宝、余额宝等,其至今发展的主要支点,都集中到了C,而非B,亦非P。那么,商品现货市场最基础或最核心的发展支点,会在哪里呢?不说也明白——也应当明白,是B。因为,如果落脚于C,那么,包括商品期货及大多数商品现货市场的所谓大宗商品这个“金字招牌”,就名负其实、挂羊头卖狗肉了;如果是P,那么,诸如“场内市场”及资本市场、金融市场的诸多条条框框等看似政策强加,但却有内在理论与实践联系的枷锁及恶名,将令商品现货市场基于产业资本、实体经济,以求自身市场创新发展的大道步入歧途。

  笔者上述的“胡言乱语”,其根本的理论与实践落脚点,就是商品现货市场所服务的基础对象、主要对象,是商品价值生产流通的生产者、贸易者——哪怕是商贩或这样或那样的“大批零”、“小批零”,以及以产业资本及其领域为主要或终端投资对象的战投、风投及创投、众投,而并不主要是这样或那样的金融消费者和市场投机者。此外,基于非标的商品现货市场,较之基于标准化的商品期货市场,其实更有利于在互联网业态下的工业化发展——而后者则更有利于互联网业态下的金融化发展。

  当然,包括商现货和期货在内的整个商品市场——当然也包括资本市场及更为广泛的金融市场,无论是其非标性、还是标准化;也无论是其工业化、金融化,脱离了市场化的轨道,都是对人类商品经济社会发展不断进步的反动。这个基本的经济原理的实质,就是包括资本与商品价值在内的社会价值的生产、交换及消费——甚至包括其价值分配,都是以市场作为其价值生产流通或价值创造实现的中枢、舞台的。如果失去了这个中枢、舞台,那么,所有的所谓互联网+所有的所谓工业化等等,都将成为新的利益或权利垄断的“集成”。不信?那就让人们继续拭目以待吧!

  众筹、众投与商品市场、资本市场的异同;合约、合同或交割、交收与商品现货、期货市场的异同,如此等等,其理论与实践的即有个性、又有共性的诠释,是需要非常深厚、广博的基础理论为基础的。因为,无论是商品市场、资本市场也好——更不用说是同气连枝的商品现货与期货市场;也无论是商品或资本市场的众筹、众投与融资、投资也好,如此等等有关包括商品与资本价值在内的、社会价值生产流通理论,是一以贯之地将二者或多方的异同,内在及外在的、紧密而系统地联系在一起的。这就如同璀璨、浩瀚的宇宙,起于奇点、并从一维开始一样,从现货到期货的整个商品市场的创新发展的富丽堂皇、持续不断,如果其缺失了这样的、基于基础理论与实践的奇点、一维,那么,它只能成为人类商品经济社会结构体系中的、远离奇点和一维——甚至多维——的某个结点。如此,我国商品现货市场所能担当的产业+互联网+金融或互联网+工业化等等,都将变得异常“刹那辉煌”的贻笑大方了……

  跋:理论的东西再多,其实也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因此,对于现货市场来讲,基础理论也好,创新理论也好,现货市场及其行业的理论建设发展所面对的,同样是实践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并基于这些问题而持续作出的理论解决方向和方案。这恰恰是笔者下篇《当今现货商品市场重建需面对三个面向》所谈的问题。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