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巴曙松教授主持、熊焰先生主讲:当前地方交易场所向何处去

2018-09-12 09:40:43 和讯网 
  编者语:

  有别于沪深交易所等国家级的金融标准化的交易所,地方交易所特指地方政府批准设立与监管的非标、非公众、区域性的要素交易场所。自1988年地方交易所行业起步至今,其发展和监管遇到了诸多挑战。未来发展方向在哪里?如何对其进行有效监管?值得进行深入探讨。敬请阅读。

  主讲人/熊焰;主持人/巴曙松

  对交易所而言,第一,要按照交易所的规律来办,即风控为先、服务为本。交易所从业人员要尊重现代资本市场,现代金融服务业的规律,以服务客户、服务行业、服务地方为本,要本着风控为先、底线思维,红线绝不能碰。一定要强化管理,包括客户管理、产品管理、合规管理等。人才决定成败。中国的交易场所是一个新的业态,有丰富相关知识和优秀的人才比较稀缺的。地方交易场所可以探索混合所有制,以提供比较强的团队的约束。从现在清理整顿回头看的大背景下,行业发展应当说是处于阶段性的冬天。不是法定进场的这种交易所的前景取决于改革。这个改革是大范围的改革,取决于自身的创新,取决于跟谁合作,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依靠机构。

  第二,要立足本地、聚拢资源、促进交易。在地方交易所交易的要素中,只有资产、权益和商品有本地化的属性,资金没有严格的区域属性。因此地方交易所的定位是要围绕交易的发起额,也就是本地化资产权益和票据来提供服务,吸引更大范围的资金进场,盘活存量,为本地发展服务。

图1:地方交易所的定位
图1:地方交易所的定位

  第三,要依靠数字科技提高教育效率、风控。数字科技就是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计算和D大数据。ABCD的思维,会打开在常规传统的交易所管理上的很多思考,比如借助大数据来更精准地进行客户画像,更精准地满足特定客户的特定产品的要求。人工智能可能会取代简单计算的人工工作,这对我们整个交易所的管理和发展会产生很大的作用。区块链很有可能是未来低成本地解决信用问题最好的工具。因此只有靠服务创新和科技驱动才有交易场所的明天。

  站在投资人地角度,要看清楚交易所的本质是一个准金融牌照,以此来判断是否值得投资。要放弃短线投资、暴富心态,要切断利益关联,不能把它作为一个融资渠道,有些民营企业投地方银行的思路那是不行的。可以把它看作行业整合、优化产业链的工具,存在今后并购地可能性。因此个人认为,好的交易所从发展前景看可以说是一个金矿。

  关于地方交易所与地方金融监管。第一金融事权归中央,中外金融从趋势看均为严监管。对地方金融管理上实际只有三大任务,维稳、服务、聚要素。

  因此地方交易场所一定忌面面俱到,忌盲目攀比,忌内部竞争,要对交易所进行分类指导,聚焦优势与特色。

  关于地方交易所如何监管:第一,发展与监管并重,地方金融部门不仅是地方交易所的监管方,也是地方交易所发展的推动方。第二,要结合区域目标扶持特定地方交易所的发展,必须基于本地区发展目标,依托当地资源,寻找细分领域进行整体规划,发展差异化的地方交易所,忌面面俱到。在规划中要有一定的前瞻性,站在地区经济发展需要的高度上,评估特定地方交易所的作用。

  第三,优化地方交易所发起主体,在发起设立时,对于发起主体的审核要充分考虑本地资源的导入,又要具备专业的地方交易所的运营能力,很好地把握全国市场动态,才能使地方交易所顺利起步并且发展壮大。第四,引入外贸,提升地方监管的专业性,对地方交易所来进行分类监管,引入细分领域的专家,增强监管的专业性,做到不错杀真创新,不漏掉伪创新。

  第五,重视行业信息化建设,搭建风险监测防控平台。对监管当局,特别地方监管当局而言,对于这种新技术新业态,政府别太靠前,让子弹飞一会儿。目前在这个行业冬天的情况下,实际上这个行业里除几大法定交易所,市场化的机构都很艰难。因此建议稳住阵脚,守住底线,控制成本,找准市场需求的突破口,把金融创新和技术进步叠加起来,行业的春天早晚会到来。

  问答环节

  Q1:今年金融监管领域最大的一个政策导向就是去杠杆,去杠杆目前对地方交易所的影响具体的有哪些?不论是监管体制,具体的产品,还有资金方面。

  A1:去杠杆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一个总体要求。目前主要还是地方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的杠杆如何去。现在看到的跟这个话题相关的主要是是地方的金融资产交易所,实际它的这个业务已经自然地与去杠杆匹配下来了。我们观察到的比较熟悉的青岛、西安的几个金融交易所的业务实际上已经自然地衰减下来了,自然地参与了去杠杆,目前看关键还是资金端现在已经收敛的非常厉害了。我们认为地方交易所在这个去杠杆中被动参与,效果非常明显,业务衰减得很厉害。

  Q2:在这样一种大的政策方向下,地方交易所怎么对冲这种监管的影响,或者如何来寻找其他的业务机遇?

  A2:我们现在实际上把业务重心进一步向下降,向特定区域里收,比如为地方政府、地方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的融资服务,把它聚到该政府部门该企业所在的区域内聚,就是把服务半径和资源聚合的半径进一步内化。因为外化的路已经堵住了,现在一般都是向特定的比如企业内部职工、区域内的员工、公民、居民,为该区域的政府项目提供融资服务。

  Q3:从产权交易所的角度,您认为目前国企改革的整个进展是怎么样的?或者说您觉得下一步有哪些可以改进的空间?

  A3:我们国家的国企改革走过了大约30年左右的路程,我们行业非常高度评价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总体的部署。业界比较关心的就是大方案总体方向有了,但是落地的速度、效率不尽人意。如果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36条,关于跟国企改革相关的大概有三四条,如果真的落地的话,应该对于我们国家的经济个活力、新动能、国企的效率会有很大的改善,但是现在的改革包括混改仍然还是这种经批准的改革,混改试点三期结束了还是百倍量级的,现在双200,也就是200家这种量级,还是要经批准的改革,而中国的国有企业是数以万计。按这种速度在什么时候能够大面积的铺开?另外目前这个改革显得动力不足,谁是这轮改革的主动方、动力方、受益者?这显得不是很清晰,因此各方面特别是有权利主导推动改革的方面。省一级的国资委、各大央企集团实际都在看,都在观望。大家实际上动力和积极性不是很强,我觉得这是这一轮国企的叫产权流转也好,混改也好,最大的问题。

  Q4:您说的这种地方交易所和法定交易所之间的这个关系是怎么定位或者什么关系?这些地方交易所的监管只是地方地方金融局和金融办,然后国家级的监管部门对它没有监管职能是吗?

  A4:目前法定交易场所是指一行两会,就是国务院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并监管的,目前在我们了解范围内大概有申沪股市、三大商品交易所、银行间市场,央行的几个票据类、外汇类的交易平台,这是所谓国家级的标准化金融产品交易平台。除此之外,就是地方政府批准设立并监管的区域性非标不涉公众的交易场所。这两类交易场所实际本质上是不交叉的,唯有一个交叉的案例就是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它起家是地方交易场所,然后实际上是被人民银行给收编了,被交易商协会收编了,是地方交易场所长成了国家级的标准化的交易场所,它目前是中国企业净债的发行交易平台。实际这两者是泾渭比较分明的,有协同关系,没有交叉。

  国家级的监管部门有原则监管,这一轮从2011年清理整顿的牵头部门是中国证监会,单位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就特指对于这些地方交易场所的清理整顿。(完)

  【免责声明】

  本文为内部交流纪要,未经主讲嘉宾本人审阅,所载信息均为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仅供“全球市场与中国连线”的活动参会人员使用。纪要根据参会者发言整理,不保证相关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纪要中所述内容和意见仅供参考,不构成对所述资产的投资建议。

  本文版权为“全球市场与中国连线”会议秘书处所有,本团队对本纪要保留一切权利,未经事先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印、发表或引用本纪要的任何部分。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2018年9月7日(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