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晋金所扭亏背后:金融手法疑踩红线

2018-05-21 09:43:46 中国经营报 

  种种迹象显示,交易所的“清整”大火并未触及山西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晋金所” )的筋骨。

  近年来,国家层面对交易所监管不断加强。除了2011年《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以下简称38号文)、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以下简称37号文)之外,2017年新一轮清整中,监管层又再次明确禁止金交所开展资产证券化、权益拆分、均等份额公开发行、变相突破200人上限、涉嫌公开宣传、未经批准交易信贷、票据、保险等金融产品。

  不过,《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清整趋严的2017年,恰是晋金所业绩扭亏为盈的一年。财务报告显示,2017年营收6545.17万元,净利润1351.74万元,交易额为447.12亿元,共发行了2728期理财产品,发行理财产品金额为135.3亿元。而前一年仍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营收2586.16万元,净利润亏损247.37万元。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晋金所以定期理财产品“晋金理财”和活期理财产品“晋金宝”业务为主,其中“晋金理财”中多个标的融资主体相同,以“晋金理财1712102”为例,河北阳煤正元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于5月14日以4只同名标的直接融资,投向正元化工应收安徽辉隆尿素 1709CZ 项目1712102号,总融资金额1400万元。这4只标的起投金额分别为1万元、5万元和8万元(两只),如果不是拆分,则人数很容易会超越200人。此外,记者还注意到,晋金所曾于今年4月突发通知称,将于4月16日起对接华安汇财通(000709)货币基金。而据晋金所客服称,晋金所此前曾一直存在活期理财产品,但是并未对接货币基金。

  记者曾据此向晋金所采访核实,截至发稿,晋金所书面回复称,一切产品都在监管要求内进行,活期产品也是客户直接购买持牌代销机构代销的货币基金。

  布局逻辑

  时间回到2015年,金融控股集团曾纷纷“抢夺”金交所。当年9月,中国平安(601318,股吧)入股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10月,蚂蚁金服集团参与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增资扩股。11月初,瀚华金控出资6000万元参股山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金融集团青睐金交所,既是牌照的稀缺性因素,也是金融集团进军非标市场等金融基础设施的需求。”业内人士分析,不良资产市场、非标市场广阔,傍上金控大腿能让交易所业务变得轻松。另一方面,一个金融集团有了交易所平台,可以做很多创新业务,如银行表外资金项目等。不过,与其他金控入股金交所逻辑不同,山西省是先有金交所后有金控集团。

  资料显示,晋金所启动于2015年9月29日。彼时,完成晋金所平台建设,是写在《促进山西金融振兴2015年行动计划》的其中一项内容。之后不到三个月,2015年12月16日,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金控” )在太原挂牌成立,晋金所成为旗下控股子公司之一。

  截至目前,山西金控已成为“全牌照”的地方金控集团,包括银行、证券、保险、信托、股权、产权、资产管理、再担保、互联网金融等。实际上,从晋金所发行的产品可看出,晋金所已经在业务上深度介入山西金控集团。晋金所的多条业务线与其他兄弟子公司均有交集,比如晋金理财151102、晋金理财1804515等均与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关联。

  此外,山西金控旗下子公司或关联公司山西省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山西省国信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等,多次作为项目和产品的担保人。

  另一方面,山西金控旗下子公司通过晋金所这一融资通道,发行投资资产收益权产品、直接融资计划、短融产品等。比如,2016年3月7日,晋金所为同属山西金控一级子公司的山投集团发行短融产品,为后者募集10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晋金所业务、入股金交所的战略思路等问题向山西金控发函,但截至发稿前暂未收到回复。

  监管红线

  除了打通金控集团内部业务之外,晋金所在大众理财业务上发展也颇为迅猛。

  记者注意到,清整趋严的2017年,恰是晋金所业绩扭亏为盈的一年。财报显示,2017年晋金所营收6545.17万元,净利润1351.74万元,交易额为447.12亿元。其中2728期理财产品交易金额为135.3亿元。其他板块的具体营收情况,晋金所未对记者回应。

  5月13日下午,记者从晋金所官网看到,其直接融资计划类产品“晋金理财1712102”,当时投资进度59%,截至发稿已募集完毕。

  记者查询过程中发现,同一名称的产品共有4只,募集时间从5月12日到5月13日,起投金额分别为1万元、5万元和8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6.10%至6.60%;总计募集1400万元。但如果以1400万元计算,投资门槛至少为7万元。

  另外,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官网上成立于5月1日至5月15日的产品共有192只产品,若按名称相同的归为一只产品进行统计,则共有60只。

  《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致电晋金所官方客服咨询,客服称,“每个产品的起投金额、预期年化收益率并不相同,它们是不一样的产品。”但记者对比前述4只产品的募集说明书,除了发行规模、起投金额、预期收益率和募集时间不同外,其他内容均一致。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张烽律师认为,募集说明书所指的“直接融资计划”,并未明确具体的融资方式。“如果是债权融资,就类似于公司债,私募债,属于变相发行债券;如果是股权融资,那就有违规发行证券的嫌疑。”

  至于产品的基础资产,此前曾披露为山西信托·信元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受益权 3800 份A 类份额,其中本金3800万元。“信托计划,就是标准的私募份额,按规定不能进行收益权拆分。” 张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私募产品拆分业务已经明确被证监会禁止。就算拆分,受让人也只能是合格投资者,起投金额也要符合规定。也就是说拆分后也必须还是私募产品。

  “金交所存在权益拆分是个老问题了。”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资深金融律师潘卫平表示,一些地方金交所做的资产证券化,把相关主体持有的基础资产打包成产品,将收益权拆分后,向不特定投资者开放募集。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晋金所曾于今年4月突发通知称,将于4月16日起对接华安汇财通货币基金。

  据了解,晋金所在成立之初,就存在活期理财产品。关于原晋金宝对接的基金产品及资金投向,晋金所客服人员表示,原晋金宝并未对接货币基金,部分资金投资于银行存款、理财产品、商业票据、信托计划等。

  “不知道对应什么资产,这就是最大的风险。”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行业人士认为,如果平台没有将具体的资金流向告诉投资人,这可能形成“资金池”业务。

  颇值一提的是,“晋金宝”充值页面的“汇款充值”显示,款项是汇至交易所的对公账户,而非银行的三方托管账户。

  记者通过官网和公开报道查询发现,山西省暂未公布交易场所验收“白名单”。就山西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验收工作进展和金融资产交易所监管业务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了山西省金融办相关负责人,截至稿件刊发之时,未获得回复。

  晋金所官方客服人员告诉记者:“交易中心已通过验收,并且定期向省金融办备案和汇报工作。”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晋金所扭亏背后:金融手法疑踩红线》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