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投资派调整业务 “金交所模式”再出发?

2018-05-13 09:13:17 中国经营报  陈嘉玲 何莎莎

  4月3日,互金整治办下发的《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即29号文),随后多家平台应声整改。5月8日,深南股份(002417.SZ)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投资派”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从严执行监管29号文,将不再展示投资项目信息。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按照监管意见的要求,投资派对相关产品做了停售处理,意味着之前代销的模式目前无法持续。5月9日,投资派董事长周世平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证实了公司正在进行业务和产品的合规化调整。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投资派当前的产品主要为交易场所相关的互联网资管产品。其中,“派派福”系列产品发行人与投资派运营平台江苏深南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南金服” )均为深南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拥有同一实控人。有业内人士提醒投资者关注相关项目的基础资产、关联融资风险等问题。

  随着互联网金融和各类交易场所的监管不断加强,主打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的投资派,未来将如何调整业务和转型?有业内人士认为,此类平台可依靠技术能力,转型为相关资讯服务平台,或转型为科技公司。

  业务“刹车”

  “目前根据新的监管政策,我们正在调整业务。”周世平5月9日如此回应记者。

  投资派公告称,自5月8日起不再展示投资项目信息,今后将为用户提供有关金融科技、地方金融交易场所、金融资产等最新资讯信息。

  事实上,自2017年9月开始运营以来,投资派就把自己定位为“合作机构的导流角色”,但官网上不但展示了投资项目信息,还为投资者开放了认购。

  5月2日下午,记者在投资派官网上看到,当时仅有一款名为“派派福1804170009”的投资产品可以认购。这款产品的历史年化收益率为6%+0.3%,产品期限为30天,最低认购金额323元。

  根据产品说明书,该产品的发行规模为57.7万元,发行方系福田(平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田融资租赁”),底层基础资产是石家庄××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一笔租赁金额为577837.50元的资产。

  官网显示,该产品于2018年5月2日17点26分完成认购,此时距离29号文下发将近一个月。记者梳理平台投资列表发现,自4月10日以来,“派派福”系列产品共发布16次,均为福田融资租赁在深圳亚太租赁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租所”)挂牌发行的“派派福5号”产品。而根据亚租所官网,4月2日备案挂牌了“租赁收益权·派派福5号第1至47期”产品,融资规模不超过940万元。

  记者了解到,此类产品中,资产方以自身持有的资产收益权为基础,在地方交易场所申请发行收益权转让项目;交易场所审核通过后,将对项目进行备案和挂牌;同时委托投资派平台提供持续性风险揭示、项目展示、预约认购、信息反馈等一系列服务。而投资者则通过投资派了解项目信息,注册成为交易所会员后可认购项目。

  也就是说,这是一款由亚租所挂牌发行的租赁收益权转让产品。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表示,“该产品是资产支持收益权产品,发行方是融资租赁公司,也属于互联网资管产品。”而互联网资管产品,正是互金整治办此次监管的重点。

  主打“金交所”产品

  投资派的资产端和产品,主要来自于各类交易场所,这一业务布局的选择,或是有迹可循的。2017年7月底,周世平旗下另一平台——老牌“大标户”红岭创投,“为符合监管政策”,清盘网贷大标的业务。当时,周世平给出的解决方式是:通过金交所和私募基金,面向高净值客户。

  “我们主要的资产端,也就是各地的金交所都有一定的投资门槛,通过平台的运作可以让更多用户满足其门槛需求。但在金交所未来的定位方面,监管层可能会把用户端定位成类私募,最近细则正在推进当中,投资派目前在投资金额方面做出诸多的限制,但希望能够满足20万元左右净值的用户在平台上的投资理财需求。” 深南股份副总裁、投资派总经理闫梓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目前投资派合作的地方交易场所包括:亚租所、青岛国富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青金所” )、东北亚北方商品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亚商所)。

  不过,由于投资者可从投资派平台上认购金交所产品,平台“导流”还是“代销”,颇让人疑惑。“尽管平台定位为导流,但可能也会涉嫌违反29号文相关规定。”张叶霞分析,“这要看监管层是否严格区分导流、代销,是否能清晰界定平台与金交所的责任、利益分配等。此类平台可依靠技术能力,转型为相关资讯服务平台,或转型为科技公司。”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前述提到的“派派福”系列产品,其发行方为福田融资租赁,投资派平台的运营方为江苏深南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南互金信息”)。上述两者均为深南股份的全资子公司。

  “发行人与承销人同属一个实控人或利益相关人,产品备案时承销人可能会放松对基础资产真实性、合规性等的审核;还可能涉嫌自融等问题。”张叶霞还提醒道。

  针对上述项目是否存在自融风险,亚租所副总经理陈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拆小”、突破200人等是金交所产品最主要的红线问题。目前,交易所要求每一期产品对应一个资产,明确底层资产是什么,绝不允许权益拆分,同时还要及时向投资者披露信息。

  不过,记者未在亚租所官网上看到“租赁收益权·派派福5号”等产品的披露信息。亚租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通常来说,如果发行方有要求,交易所才会发布成立公告等。

  此外,去年5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在文件中首次谈到了金交所有关违规细节,其中包括:开展类资产证券化,涉嫌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同一发行方的同一发行产品拆分为多个融资项目、分散发行,或者分为多期发行,变相突破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的规定;涉嫌通过广告公开宣传、公开劝诱或变相公开方式发行或转让;以及涉嫌擅自从事银行信贷、票据、信托保险等金融产品的发行和转让行为。

  转型待考

  “不管有多大的影响,都要按合规的方向去发展。”周世平表示。

  同时,记者也从亚租所内部人士处证实,5月9日上午,针对现有业务及未来业务发展方向,投资派和亚租所双方进行了沟通洽谈,不过对方未透露会议结果。

  投资派业务调整的这一动作,源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强化。

  根据29号文的要求,互联网平台不得为各类交易场所代销(包括“引流”等方式变相提供代销服务)涉嫌突破国发[2011]38号文、国办发[2012]37号文以及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政策要求的资产管理产品。同时,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的行为,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应当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压缩至零。

  早在2017年6月,互金整治办也曾下发文件,要求互联网平台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配合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相较于64号文,29号文在产品类型方面做出了更明确的规定。”提及这一政策,周世平认为,“这并非意味着断绝了我们和金交所的合作,但确实需要重新调整业务模式和产品类型。”

  在互联网金融监管之外,金交所也处于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阶段。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致电相关金融办咨询亚租所、青金所和亚商所的验收情况。其中,青岛市金融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交易所成立时都有相关批文,目前的清理整顿还在进行中,尚未公布验收名单。此外,陈威也告诉记者,深圳交易场所清整应该还未结束,深圳金融办已经多次对交易所进行现场检查。

  于百程也认为,“不得代销(包括引流)不合规的金交所产品,所以理论上,如果金交所的产品符合监管要求,互联网平台作为金交所的会员,可以进行代销,当然代销的过程也需要合规。但目前来看,口径比较难以把握。”

  “目前,交易所和互金平台的业务基本都暂停了。”陈威坦言,监管政策的影响较大,交易所正在摸索和探讨新的业务模式。对于未来的业务转型方向,他认为可能会引进金融机构合作,从B2C转型为B2B业务。

  此外,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转型方向,张叶霞认为,此类平台可依靠技术能力,转型为相关资讯服务平台,或转型为科技公司。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投资派调整业务 “金交所模式”再出发?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