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一退了之”—— 交易所甩包袱新借口

2017-08-21 09:15:56 北京商报 
  年初启动的邮币卡清理整顿风暴已经过去8个月余,不少交易所相继发布暂停邮币卡交易的通知,却被业内人士指出在一些实际案例中有“一刀切”的嫌疑。日前,交易所清理“49号文”下发,提出未来各省只能保留一家专门的邮币卡交易场所,进一步加重业内人士的焦虑,担心一纸文件会进一步成为部分交易所逃避责任的“保护伞”。

  “一退了之”

  监管部门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有了最新的消息。8月中旬,一份名为《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整顿工作会议纪要》(简称“49号文”)的文件在网上流传。据了解,今年7月11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级联席会议办公室在京召开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专题会议,通报前一阶段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情况,分析研判风险形势,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邮币卡行业人士处证实了这份文件。

  49号文的严厉程度与此前文件相比更甚,共形成了七点共识:一、停业整顿违规交易;二、抓紧准备处置预案;三、全面摸清风险底数;四、逐步化解存量风险;五、审慎批准合规交易;六、顾全大局一致行动;七、切实维护稳定大局。

  其中,在第一项“停业整顿违规交易”中,文件就明确,根据国务院和清整联办有关文件要求,仍在开展违规交易的邮币卡类交易场所一律停业整顿,不得继续开展交易,违规邮币卡交易品种限期下线;已停止交易的,未经省级人民政府验收批准并报联席会议备案,不得恢复交易;严重违法违规的交易场所要坚决予以关闭。

  有关闭也还会有开张,但数量却受到限制。49号文第五项“审慎批准合规交易”提出,各省级人民政府要从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出发,重新评估开展邮币卡交易的必要性,全面权衡其风险、效益和社会成本。如确有必要的,可指定一家取得省级人民政府批文、经省级人民政府验收合格并报部级联席会议备案的专门的邮币卡交易场所。上述邮币卡行业人士分析称,这意味着,今后各省最多只能保留一家专门的邮币卡交易场所,剩余的邮币卡交易场所或面临关张的风险。

  事实上,在今年1月证监会牵头20余部委对地方交易所乱象开展“回头看”清理整顿工作仅2个多月后,北京商报记者就获悉,在各地金融局的重拳整改下,近年来乱象较为突出的邮币卡领域内,交易所的数量已由原先的100多家减少到不足50家,不少邮币卡交易所选择停盘、转型或直接退市。

  困住投资者

  但事物有它的两面性。交易所的停盘、转型或退市,从一个角度来看,可以彰显出此轮清理整顿风暴的强度,而换一个角度,却是“很多人在叫苦连天”。上述行业人士介绍,因为交易所暂停交易,大部分投资者都提不出来资金或商品,相当于被锁住了。而且有些交易所借整顿之名把责任推给政府,直接关门不开,这种做法有“一刀切”之嫌,引发业内争议。

  这其实并不符合监管的要求。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前联席会议对清理整顿工作就留出了时间:在2017年3月31日前,各省必须向部际联席会议通报工作进展情况;2017年6月30日前,各地区、各政府向联席会议办公室报送交易所存在问题与风险解决方案的工作报告。

  此次49号文进一步提出,应逐步化解存量风险,摸清底数并采取必要控制措施后,可以通过督促交易场所及其分支机构合理补偿引导小额持仓人提货离场、督促发售人及庄家等非法获利人出资回购等方式不断清退邮币卡交易客户,压缩化解存量风险。

  尽管监管文件已做出明确要求,可实际执行起来情况却复杂得多。一位工商体系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该局自去年起接到许多邮币卡投资者的举报,举报对象为华北地区一家邮币卡交易所的会员单位,“目前案子还没办完,因为牵扯的因素较多,推进出现困难。而且7月我们到公司现场检查时,发现公司已经不再经营了,有没有搬到其他地区还不清楚,电话联系不到负责人,前期配合调查的员工已经离职”。

  2016年9月,北京商报记者曾接到一位投资者马先生(化名)的报料,同年6月,一位陌生女子通过微信加他好友,称自己是华北地区某邮币卡交易中心下属会员单位的分析师助理。其有内部消息,一只邮票可以获得每天3%以上的收益,该票从开板200多元已经涨到800多元了,他们还可以轻松地把该票拉到1000元以上的价格,并一再承诺没有任何风险。

  在该女子的不断推荐下,马先生在指定的邮币卡交易中心开立了账户,以900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这只邮票。起初,该票也一直保持了每天3%左右的涨幅,期间“分析师助理”不停地预测后市价格将升至1500元甚至1700元,并通过配售原始票不断让马先生注入更多资金,马先生也听从建议再次买入该票,先后共投入110万元。

  然而好景不长,仅一个月后,该票开始不断跌停。且在下跌过程中该票曾出现过止跌,这个时候本可以割肉跑掉减少些损失,但是“分析师助理”继续劝马先生加仓,声称目前阶段底部已形成,是蓄势待发、低位吸筹的好机会。马先生加仓后,换来的是又一轮的每日跌停。在下跌到500多元时,马先生平掉了仓位,亏损62万元,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本金亏掉56%。此后,该票仍不断下挫,跌到190元左右。

  马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仅近一年来,媒体报道的邮币卡骗局已不胜枚举,有的投资者比马先生遭遇更惨,资金直接被套牢,只能向监管部门求助。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马先生开户的邮币卡交易所已在今年2月发布整顿停业公告,投资者可以登录交易客户端查询账户内的资金、持仓情况及资金所在银行等相关信息。不过,投资者反映,资金无法赎回,属于被锁状态。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交易所的多位投资者已屡次向上级有关部门投诉却依然没有结果。

  整顿期还将延长

  “禁止交易场所、分支机构、发售人、庄家等出金,限制其转移资产,防止其卷款跑路。”其实也是本次49号文中提出的要求,但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分析称,之所以该文件在执行起来仍然会有阻力,难度主要体现在:一、部分地方政府包庇纵容,打击不力。现在被查处的基本上是一些没有多少背景和实力的小平台,许多做大做强的平台再次成为漏网之鱼。二、一些地方法院在此类案件的民事审判中,认为部际联席会议的相关纪要不是法律行政法规,拒绝否认该类型交易的法律效力。

  上述工商体系人士也表示,正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为地方交易所做了“保护伞”,才让交易所及分支机构在“辉煌”的时候敢肆意骗套投资者资金,“落魄”时直接溜之大吉。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表示,邮币卡本身不值钱,都是被炒起来的,这个模式就像击鼓传花,传到谁手里,谁都不希望变成烂账,所以还有大量的投资者上访,希望交易所继续交易。

  除此之外,关于49号文中提出的“抓紧准备处置预案”、“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等内容,也有投资者指出,49号文中对小额持仓人的标准、合理补偿形式、给予投资人补偿的责任机构等都还有待进一步明确。

  由于推进工作受到种种阻力,在6月30日的整顿“大限”之后,依然有不少省份没有如期完成任务。邮币卡行业人士透露,现在业内流传的一个说法是,监管层已把整顿期限延长到今年9月30日。

  无论是延长整顿期还是进一步加大整顿力度,在刘澄看来,重要的是改变“整顿再放开、放开再整顿”的思路怪圈。他介绍,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已经开展过多轮针对地方交易所的整顿,在多轮整顿后,一些交易所仍然肆意乱为,甚至在验收后违规行为又死灰复燃。“交易所是配置的场所,地方有正常的配置需求,有保留的必要,但保留又容易造成过乱,所以重点是在批设交易所流程、交易所的经营行为等方面加强管理。”

  王德怡也提到,经过多年的清理整顿,非法交易场所依然存在。要想防范这种行业乱象,首先必须对当前交易场所的非法交易斩草除根,不能以“违规”掩盖此类交易违法犯罪的本质。其次,应建立对非法交易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国内非法交易场所的幕后老板其实并不多,很多交易场所的老板系同一个人。当前投资者受害维权难、时间长,而这些非法交易场所利用从投资者身上赚来的利润中拿出极少一部分,用来对付投资者的维权,说明该类交易违法犯罪收益极高而成本极低,风险可控,而法院判决最多仅要求返还本金,填平损失。只有当违法成本大于收益时,这类非法交易才会杜绝。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程维妙 实习记者 袁兰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一退了之”—— 交易所甩包袱新借口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