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清理整顿高压不减 现货行业转型“窗口”开启

2017-07-25 07:05:21 21世纪经济报道 

  虽然距“630”大限过去已近一月时间,但是各省市近期仍在发布清理整顿的“黑名单”,考虑到清整成果最后还需要联席会议验收,被成为“史上最严”的此次清整工作或将随之延期。

  7月18日,吉林省金融办便披露了“回头看”工作涉及企业的第二批名单,除了经营邮币卡业务的吉林市德信恒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外,同样也包括了大宗商品类机构,如桦甸市嘉译大宗商品咨询服务中心等。

  各省市针对交易平台的长效监管体制也在逐步建立,如福建省金融7月20日便发布了《福建省交易场所分支机构会员代理商授权服务机构管理办法(试行)》等多个文件,除了对从业人员作出限定外,同时对参与投资的自然人资产也有明确规定。

  下一步,本轮清理整顿工作将进入验收阶段。目前,对各家现货交易所的处置思路则主要以“关、停、并、转”为主,未能完成有效整改的平台将大概率被关闭或撤销,另一部分平台则开始将目光瞄向了“转”,通过对自身业务模式调整,以此达到验收标准。

  对此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近日便指出,商品现货交易的发展须服务于实体经济,要建立健全配套机制,要凸显供应链与商品流通的联动性,要坚决杜绝投机、诈骗、非法集资等问题发生。

  清整进度不一

  对于现货而言,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行业野蛮生长。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国际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直线坠落,突然起来的行情,再次催发了国内现货行业的热情,一时间原油现货层出不穷。

  国信证券(002736,股吧)经济研究所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大宗商品现货市场总交易量达28.96万亿元,2011~2015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35.4%。涉及贵金属、农产品(000061,股吧)、化工产品、产权等多个大类,交易品种超过200种。

  行业盲目扩张的同时,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地方金融风险急剧上升,作为市场参与主体的地方交易所、经纪机构难辞其咎。

  实际上,从交易机制、市场构成来看,原有的现货交易市场,基本照搬了证券或期货市场,经纪公司则由一些并不具备资质的“投资公司”、“理财公司”充当。

  由于监管缺失、高杠杆率等问题,使得很多投资者出现大幅亏损,而扮演着“经纪商”角色的投资公司更是通过网络“喊单”、开户送奖金等形式招揽客户,更有部分“黑平台”更是私下开展对赌。

  2017年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明确,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在此之前,监管层已经多次对上述投资乱象表态。2016年6月,证监会便曾发布非法证券期货的风险提示,“在进行投资交易之前,请务必清楚地了解有关交易规则、投资风险等,以防上当受骗,遭受损失。”

  于是,一场被称作“史上最严”的清理整顿,席卷了整个现货行业,并一直延续至今。

  与前两次清理整顿相比,本次清整力度无疑明显增加,并呈现多部门联合行动的特点。

  今年4月,深圳公安公众号披露,从1月份开始,深圳经侦支队牵头组织福田、罗湖等分局,集中力量查处非法期货交易场所、会员单位涉嫌犯罪行为,共查处非法期货会员单位(代理商)24家,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404人。

  此外,各家交易平台也纷纷发布公告,银行方面开始切断为其提供的资金端口。

  而按照清整联办的要求,除确有必要保留并取得交易场所所在地及注册地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的外,其他会员、代理商、授权服务机构一律限期停止交易业务,按属地原则由注册地省级人民政府于2017年6月30日前完成清理整顿。

  同时,各省市还需按期公布违法违规交易场所“黑名单”,并研究各类交易场所的分类撤并方案,以及着手建立完善各类交易场所监管制度。

  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各省市清理整顿进度并不一致,除海南、甘肃等少数省份传出有平台通过省级验收的消息外,其他省份目前还在披露“黑名单”阶段。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部分平台投资人数众多、涉及金额巨大,出于平稳处置的考虑,清理速度上可能会相对较慢。

  不过,各省市前期对交易场所的摸底排查早已完成,目前仍正处于清理整顿的执行阶段。在各个交易场所通过省级部门,以及上报到联席会议通过最后验收后,才会公布本轮清理整顿的成果。

  转型窗口开启

  实际上,在本轮清理整顿过程中,无论是被重点打击的“微盘”平台,还是邮币卡和大宗商品现货交易所,其行业生态均已发生了巨幅改变。

  一个普遍的是现象便是,各家交易平台均针对联席会议提出的“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以及“不得采取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等要求做出整改。

  7月18日,厦门石油交易中心发布公告,交易所即日起全面终止交易中心与授权机构、会员单位委托代理关系及业务合作。

  6月23日,湖南润达商品交易市场公告,“为全面落实整改工作,交易市场将对交易商资金进行统一清退,并对交易商交易账户进行统一注销。”

  这意味着现货行业会就此消亡?这从部分省市的清整工作方案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于6月23日印发的“回头看”行动工作方案也指出,“商品类可按大类行业适当划分类别......缺乏产业背景和物流等配套措施、上线的交易品种与当地产业无关、没有现货基础和有效市场需求的商品类交易场所应予以撤销关闭。”

  不难看出,具备产业背景的商品交易平台,或将能够通过此次清理整顿,并有望借整合的机会迅速发展。事实上,嗅觉敏锐的一部分平台早已开启了转型。

  定位于农副产品交易的四川润通商品现货市场,出于扩大市场客户、交易会员的考虑,此前曾授权下属公司成立邮币卡事业部、大宗商品事业部。

  不过,随后公司便发现下属经纪会员存在违规行为,于是在2016年9月即邮币卡业务仅开展2个月之后,就自行发出通知进行整顿,于2016年12月停止了邮币卡新业务,将其转型为名优特农产品、天然产品、森林食材的电子批发。于2017年3月,全面下架终止大宗商品业务。开始探索和试行“应价模式”和“商城模式”。

  与原有模式不同,应价模式无涨跌幅,经营会员买入卖出也就不存在价差风险,从制度上避免了对价格的操纵。商城模式则是将虚高的邮币卡等值转换为电子商城农副土特产品提货券,持有邮币卡的经营会员通过提货消化邮币卡“泡沫”,平稳过渡到农副土特产品经营。

  四川润通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已经有福建武夷山茶农、山东栖霞果农通过公司平台销售产品。以武夷山为例,当地有个四个村子产茶,除了靠近旅游区的茶叶卖的比较好,其他村子的茶叶价格和销路都成问题,“最好的时候,一个月就帮助茶农完成5000盒的销售任务,能帮助冰葡萄合作社月销售35000支冰葡萄酒,售价也要高于之前。”

  山东栖霞前法卷村合作社人士表示,“价格低的时候每斤不会超过三元,行情好的时候也不会超过五元,全村都在琢磨如何获得稳定销售渠道、合理的市场价格。”

  按照四川润通规划,下一步,将联建10个5000-10000亩的有机生态农业生产及加工示范基地,建设20万米的农产品电商总部城。

  该平台现有几十万经营和消费会员、现有几十支农产品挂牌销售、尚有上百个农产品等待挂牌销售。该平台未来能否通过清整验收还未可知,但是向产业靠拢、服务实体经济必然是未来现货行业转型的大方向。这亦与现货行业“延伸现货,补充期货”的初衷相吻合。

  值得欣喜的是,各省市对于交易场所的长效监管机制也在逐步建立。

  《福建省交易场所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指引》便指出,申请在权益类交易场所交易的,自然人投资者名下金融资产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 交易场所应当根据其交易产品及交易规则的类型,确定不同风险等级,对适合入市的投资者类型作出判断。

  此外,地方监管主体、分工得到进一步明确,如广州商品交易所现已接入到了广东省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风控平台。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清理整顿高压不减 现货行业转型“窗口”开启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