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侯凡春:从称谓变化看大宗市场发展的变迁(二)

2017-05-12 10:15:06 和讯网  侯凡春

  一个称谓何以能够决定一类市场的命运?因为在中国,平台称谓会与政策进行挂钩,这样它就会决定一个市场性质甚至交易模式等等。也就是,你是现货市场那就得按照现货市场的规矩进行管理。可见,平台称谓在中国的重要性。

  让我们回顾一下中远期市场称谓的变化。

  从中国中远期市场建立到2006年,平台称谓一直比较稳定,其基本就是中远期市场。那一时期,国家对中远期市场的管理也比较简单,并未对交易模式等做出明确的限制。可称这段时期为中远期市场平稳发展期。

  2007——2011年,中远期市场开始往过度金融化方向发展,于是政策也逐渐开始出现限制性的语言,只不过那时的限制仍稍显含糊,对于什么是“类期货”等并未做出更为详尽地解释。虽然,这段时期中远期市场有过热迹象,但总体还算可控。

  2012年起,随着国务院38号文的颁布,政策性限制已经非常明确。尤其是“六不得”等的政策出台,几乎将中远期市场推向了发展的边缘。自那以后,中远期市场开始了前所未有的交易模式创新。如果说之前的交易多少还带点商品属性的话,此后的交易几乎大部分都转向了类金融化。这正是这类市场走偏发展的重要原因。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国家政策的本意是要想中远期市场回归现货,但实际结果却正好走向了相反。

  为什么会出现上述结果?

  首先,政策制定者只知道让这类市场回归现货,但回归到什么现货他们并不清楚。现货有传统现货与现代现货之分,现代现货需要流动性保证,而传统现货无需这样的保证。

  当然,也有可能政策是要他们回归到传统现货,如实那样,也是让他们逐渐走向死亡。

  其次,也许政策制定者是在拿发达国家的经验来说事。因为发达国家的远期市场产生于期货市场之前,它们的确实行的是非标准化交易。远期市场只不过是期货市场之前的过渡。比如:CBOT成立于1848年,但他们的标准化交易是在1865年才推出。所以CBOT真正意义上的期货交易起始于1865年。所以,期货市场的出现远期市场就自然被消亡。

  显然,我们的政策出台是为监管而监管,不是为发展而监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国务院38号文之后受影响最大的并不是那些不合规的平台,恰恰是真正在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中间市场。一刀切式的整顿已经使得中间市场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其更谈不上发展了。

  时常笔者都在不断问一个问题:在中国,当没有了中间市场又怎么办?

  当然地球还是照样转,中国商品交易还要照样发展,但这个发展一定是粗糙的,低质量的发展。

  一个称谓的变化居然能够决定一类市场的命运,这也许只有在跨越式发展的中国才能见得到。

  虽然,在与现货接轨方面能发挥巨大作用的中间市场今天仍是命悬一线,但此时的中间市场还是要静下心来进行必要的反思与总结。即便最终消亡也要给历史留下宝贵的遗产。

  第一,将宝贵的经验留下来。包括笔者在内的相关人士目前正做的就是这项工作。

  第二,要反思我们过往的过失。笔者认为,中间市场最大的过失就是缺乏团结精神,总想明哲保身。我们为什么不能团结起来去游说政策制定者?沿用李小加的一句话:既然我们都是做好事,当好人的人,那又怕什么呢?

  事实证明,明哲保身是保不了的。

  关于个别中间市场的转型,虽然他们有效回避了国务院38号文,但如果以失去公信力为代价的话,那还是不值得。因为市场性质由平台转为中间商之后,你无法再次撑起公信力这面大旗。

  文章至此,我们还会管叫中远期市场为现货市场吗?如果不叫现货市场,那又是什么市场呢?其实,现货市场的称谓也不符合多层次商品市场的发展。

  在笔者结束这篇文章之时,刚好读到李小加的“走进前海交易中心”的文章。小加总裁声称,前海平台不是期货市场。那它又是什么市场呢?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侯凡春:从称谓变化看大宗市场发展的变迁(二)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